主页 > 另类小说 >

村庄故事:三兄弟的房事

发布时间:2020-05-06 17:25   来源:未知    作者:admin

性感内衣嫩模唯美高清桌面壁纸
老大,老二和老三张小憨子是前景村兄弟仨,他们娘死得早,他们爹叫张大耙子,一把屎一把尿把兄弟仨拉扯大。
三兄弟小时候爬树,逮鸟,摸鱼,偷地瓜,同仇敌忾,一致对外,兄弟情谊嘎嘎的,连上个学都一样,齐刷刷不行。
等张小憨子过了17岁,老二20,老大22,他们告别中年的张大耙子,一起坐上村儿里的蹦蹦车到外地寻活计。张小憨子的初中同学在广州,他决定去广州投奔同学;老大一直在县城里一个大厨手下当帮工,将来想回村口开饭店,老二跟着老大溷,也留在县城。
三兄弟站在路口告别。
路对面是县政府大楼,大楼里每个窗口都摆着一个空调外机,小小的,方方的,一格子一格子的。
老大指着空调外机,拍着张小憨子的背说:“憨子,小时候上学,你说,哥,城里人真奇怪,怎么家家都养鸽子,窗户上挂的全是鸽子笼呢。那时候,咱还不知道这鸽子笼就是空调外机。”
张小憨子眼睛圆圆的亮亮的,透着初生牛犊的光,说:“大哥你也纳闷,你说,就是,怎么挂这么多鸽子笼。”
老大说:“憨子,你等着,等哥发财了,咱也盖三层大楼房,每间房子都挂上鸽子笼。大冬天只穿个薄毛衣薄秋裤,想怎么玩儿就怎么玩儿。”
张小憨站那里憧憬了一会儿。
他们这是豫北地区,冬天最冷的天儿,白雪皑皑,呵气成冰,说句话都能冻住。要是大哥真的盖上大楼房,装上鸽子笼,房子里每天像春天一样暖和,那可,那可真是,真是太好了。
三兄弟分道扬镳,此后只能一年一见,或两年一见。马路口的分别,如同冬夜的阳光,此后一直长在小憨子的脑海。

上一篇:好紧好爽好浪我还要 ,少年被小sao货折腾到半夜
下一篇:没有了

分享到:
0
最新资讯
阅读排行
广告位